腮帮子青年马克思

无话可说

不可思议的幸运

我真的打算自杀,我的朋友却打电话给我。
仔细想一想,我至今能活到现在,绝对不是因为我忍住不下手。如果不是我的朋友,我的老师,在至暗时刻拉我一把,我真是个幸运的人。

黑泥

对不起,我真的很丧,没办法正能量。我也不想抱怨,或者说什么倾诉什么。我没有能力对别人好。我对他人,对社会大多时候都是无意义的。
我很想跟我妈妈说,妈妈,你不要有心里负担地走吧,放心,我一定会尾随其后的。很想给奶奶打电话,但肯定要哭出来啦。
我妈妈跟我讲,不行你爸爸不让。我隔着门嘟囔了几句,什么都说不出来。
我,无能为力。
我真的是很差劲,止不住的自我怨恨。
我在高考的时候拼命克制,奉劝自己不要跳下去。跳下去会给别人添麻烦的。我永远不能忘怀,那种在考试在上课,没法克制的眼泪,擦不干净,然后默默地哭出来。只有试卷见过我的眼泪。哭出来心情会好一点。每天都是如同过山车一般,上午想着好痛苦不行不行,下午想着好幸福学习吧,晚上沉迷于小说ing。每个晚自习,我最后一个走,我躲在黑暗,想着自己跳下去会好一点。不行,会给人添麻烦的。最后最后考完试,看着同学,想着,说不定会有新的生活。但实际呢,我还是休学啦。在难以抑制的潮水一般痛苦面前,只能抱住自己,只能流泪,什么也做不了。
真可怜,还在苟延喘息着,明明在等死啦,为什么现在还没离开啊。
——————
对不起,请不要回复,我会感到羞耻和羞愧。当我看到范文子太太的自述,无比钦佩,这是我能写出来并克制自己不可以删除的原因。太伟大啦。你们的阅读,我感到幸福。
——————
轻生是不可能的,我的书还没有到呢,我的大三角还没写完呢。先这么苟延喘息吧。

【2018.2】蕾丝蛛网(完结)

男性与女性之间是不能相互了解的。
我不能说我爱她,但我要确认一件事,那是爱情吗。
我心甘情愿为她俯首。以及我们之间相互折磨。
也许她不记得了,也许这只是我的意淫。

要成为罗特希尔德!:

尾声


 


十二月末,圣诞节后,林露行趁着新年假期回国办理离婚手续。既然回了国,就难免要见几个旧识,她从他们嘴里听说,江落前阵子终于康复出院了。她恢复得很好,没有留下任何后遗症,没有残疾,大家都觉得这是奇迹。


江落两个多月前跳桥自杀的事,曾经在高中同学间引起轰动,大家都觉得她是想为杜娜莎殉情,才贸然自杀的。但她错误地估计了那座桥的高度——其实只比四楼高一点,她掉在马路中间,很快就引起了过往车辆的注意,市医院离这里不过几百米,不到十分钟,她就被送去医院抢救了。起先,江落的状况不是很好,甚至进了重症病房,有一名医生预言她会在轮椅上度过下半生,然而过了一个月,她就能拄着拐杖下地走路了。人们担心她在医院里还会起轻生的念头,可她完全像变了一个人似的,出乎意料地外向活泼起来了。那次寻死的经历,她也绝口不提,只说下一年要继续去学校上学,还要和朋友们一块跨年,让她们给她多介绍些新的相识。


新年的最后一天,林露行在旁人的指点下找到了江落,那是在江滩边的一家声名狼藉的酒吧,以前的江落无论如何也不会去这种地方,她连酒都喝得不多。林露行一开始甚至担心自己会被骗。酒吧里又昏暗又吵,她受不了,只得在门外等待。时间过了十一点,离新年还有半个小时,江落才和一帮人醉醺醺地从里面出来,看也没看旁边的林露行一眼。和她在一起的那群人大多是男的,除了江落,还有两名女性,浓妆艳抹,在严冬穿着黑色网袜,江落却好像很喜欢她们,一直长篇大论地和她们说话。他们嬉笑着过了马路,往江滩方向走去,准备参加那里的跨年仪式。林露行也听说过,今天晚上会有一年一度的烟火大会,在长江上空点亮极其璀璨夺目的冷焰火,每年都会推出意想不到的新式样,极尽豪奢之能事,竭力与上一年竞赛。


江边早就挤满了人,到处都是欢声笑语,人们在盼望来年。林露行艰难地追随着那群人,一路上,她的心里惴惴不安,始终犹豫要不要上前搭话。她终于等到了时机,江落突然从人群中挤了出来,跑到一边稍微空一点的地方,扶住树干,弯下身子干呕着。她喝多了,脸色苍白,表情难受,身上还被人搭了一件羽绒服,看款式是某个男性的。她蹲了一会,从一旁的小贩手里买了一瓶水,贪婪地灌了半瓶,似乎恢复了一点,便走到台阶上坐下。林露行趁机走了过去。


她曾无数次想过她们的重逢,想遍了各种可能,从青春年少、各为人妇,到白首苍苍,只是没想过这一种情形。她叫了江落一声,江落抬起头来,宛如认不出她是谁一样地,瞧着她。


“林露行……”片刻,她认了出来,用醉醺醺的声音艰难地挤出一句,随后又笑了:“是你……你好呀。”


“江落。”林露行飞快地说,她听出自己的话里带着颤抖,她确实紧张得要命。“你听我说,江落。”她咽了一口唾沫,决定直接切入正题:“我是来……是来找你的,我是为你回国的,我离婚了。日本也待不下去了,不过我总能活下去的,我会画画,又年轻,不必担心生活,我之所以来找你,是我放不下。我想问问你……”


江落似懂非懂地听着,偶尔还点一点头。她好像根本不在意林露行说的话,尽管林露行把自己的命运压在这上面。江落的眼睛里忽而显出一种伤心的神色,仿佛小孩子不明不白地被父母欺骗。林露行望着她,这是一双令人难受的眼睛,她的眼睛犹如澄澈晶莹的琉璃,没有丝毫杂质,她堕落了,只有那双眼睛不肯堕落,依旧点尘不染,天真而纯洁。


“不好意思,没时间了!”江落忽然打断了林露行的话,慌慌张张地站起身来,叫道。她指了指远处江上的天空:“快十二点了,烟火要开始了!对不起,我得走了……”


她转身朝人群里逃去。林露行急忙把她拉住,却没有拉紧。江落用力地一挣,一下子挣脱了她的手,慌不择路地闯进等待着新年的人们当中。四周都很昏暗,人潮在不断流动,林露行难以看清她的去向,江落像一片雪花,在庆贺新年的人群内毫无痕迹地消失了。


不过,江落确实太急了,她逃走时,手上戴着的一只薄薄的、黑色蕾丝的手套,被林露行抓住,如蝉蜕般留在对方手里。林露行惆怅地低下头,瞧了瞧那只手套。正当她感到失落的时候,天空中忽然发出巨大的炸响声,人群开始沸腾、欢呼,冬季凛冽的寒风霎时间变得灼热。林露行抬起头,看见艳丽的烟花在恰好天空中绽放,随即坠落,盛大的转瞬即逝的花火,宛如万千流星凋谢在夜色里,随即,又有新的烟花升上天空。大楼上巨大的显示屏呈现着时间,离十二点还有十秒。身边的人们兴奋地齐声倒计时,新年就要到了。


林露行站在烟火下方,愣了片刻,终于把手中的那只手套攥紧,默默往人群中挤去。



脑洞

我感觉自己被装进可乐瓶里,被缓缓地和可乐一起倒出来,倒在初中学校的那棵树下,扎入泥土
——————
这是我上初中时就一直在幻想的。
hhh,我这辈子所有有关系的人,我的父母,我的同学,我的老师,还有我的二次元真爱,以及暖暖?站在同一个阶台,大家高唱国际歌。
从来就没有什么救世主,也不靠神性皇帝
要创造人类的幸福,全靠我们自己
曲毕。
他们说,辛苦啦,xxx同志
我鞠躬,说,再见啦朋友。

立flag

每天看星工场都萌的不行……一方面尖叫好甜好甜,一方面又觉得还不够!我立个flag,后期关系没有那么含糊时(健哥对待AI态度和韦德的未来)。韦德和三体重名原来是真的……
再一次表白蘑菇,真的每一次都是惊喜!你再怎么断章,请假都能勉强忍下来。
我现在存稿5000+,就怕被打脸删到500……

我观同人(一)

同人与我而言。就是正文是手背,是那些明面的阳光下,同人对我来说是手心,很难察觉的特质。
是的,我写的同人往往都是建立在我喜欢的世界观下的人物之上。
不是每个作者都有那种控制力,所以我才有想象余地去补充,他们童年的最喜欢的虚拟伙伴,床上惯用的润滑剂口味,吃豆腐脑咸党还是甜党。
有些作品我是完全没有同人创造的兴致或者余地,尽管我觉得本身很有趣。
就像我看过非常多好看的耽美文,但真正让我觉得有动力动笔反而不多,相较于我看起点的比例。
那些非常私人化情绪化。我超爱挖掘并补充的。
我同人创造要致力于抓住那些水下的事情。
同人到底要不要如实尊重原著。每个人看到水下的东西都不一样。
有些人认为拆原著cp非常不可原谅,有些人觉得过分意淫(带入自我)简直是在侮辱原著。
我的人生目标,就是写一小说,然后有人有兴趣写同人,让我哇哇哇叫竟然还能这样操作。当浮一大白。

哇!被人讨厌的感觉真好……

感到甜蜜的折磨。人生能碰见你已经很好啦。一切过去的是最亲近的怀念。

爱杰西爱加菲:


Andrew 上了 SAG-AFTRA的访谈,在其中他回忆了演艺生涯的所有细节,回忆到TSN的时候他说当时他以为自己的角色是Mark结果去试戏的时候芬奇让他考虑一下Eduardo,他说当然不用考虑啦,给他什么都会演的!
主持人:你觉得你演的Mark比起Jesse的会怎么样?
Andrew Garfield:So much better(笑场)
主持人:你会用你的英式口音吗?
Andrew:I fell in love with Jesse. You know that was a love story for me
That relationship.It was like Cain and Abel it was like brothers for me and for Eduardo I think in the way it was written and obviously for mark ques different stories they know you are needed and you are not needed
....
Andrew:Jesse you know what Jesse did was remarkable and I did fell in love with Jesse as a person as an actor and as a character and that were creating that relationship with him and we spent Halloween together in Baltimore and a Cheesecake Factory and that was the best Halloween I think I spend the whole Halloween doing an Australian accent because he liked it.
The specific character I think I was playing like a gay Australian filmmaker based on a filmmaker we know which is very flamboyant it was very very very theater geeks...Cheesecake Factory Baltimore of all places.Those days I miss those days nobody...and I and he’s remarkable and what he did was what him and David did together………
标重点:fell in love with Jesse
一起过了万圣节还扮作澳大利亚口音(because he liked it)
I miss those days


时间:2017年11月5日录制视频

           2017年11月17日发布

恢复期

我的留言阅读恐惧好了很多了,果然上了大学就没那么以自我为中心了…我以前想过,如果我以后我要写文发表任何东西不得不看评论的时候,我要专门雇个人帮我看评论。

【什么是 BDSM?】龙窝里的倪纳:性心理知识一直… https://www.zhihu.com/question/20549733/answer/210731208?utm_source=com.lofter.android&utm_medium=social (分享自知乎网)
我想写BDSM类型文。最近在看李银河老师的书。知乎这篇超切合军医那篇世界观的好多东西。虽然不管是臣服还是DS之军医,我都看的很痛苦但作者的不是真的只会写啪啪。他的思考还是有一定深度。原本觉得很搞笑,但至今一琢磨还是很合理的啊。
只看过臣服,DS之军医和我的兄弟是一条狗。
前两篇是小野兽大大的,我对他简直真爱呵呵哒,为他去海棠充了50,现在不仅花不完而且也不想看。和铁血10元一个性质。魔法皇帝浪到飞起,完全沦为三流小黄文。男主是个纯粹大婊砸还要立牌坊。即使作者设定大环境如此不得已。呵呵他玩的还能再high一点吗?怀念第一章节。现在这种谜一般的谁睡的男人最多谁就是superstar的设定真的是,无言以对。你的正剧气质呢!退钱!里番真的超级猎奇向,属于买了支持不看!什么JJ变得超级大之类我只想发笑,像铁板鱿鱼骨肉相连。男主不停冷酷无情拽,全程呵呵脸。不说了好气哦还是要保持微笑。
我不喜欢的一点就是我觉得爱太突然了。好像你和他们靠近一点就得爱。但这是很多作者包括我自己的惯性通病。爱情难道就没有边界感吗?或者说爱情和友情的距离有多少?我看了触不可及时,想,如果按一般耽美文的套路,这两个人说不定就好上了。当然这是有小说本身的表达局限。我只是不了解为什么他笔下的受要喜欢攻,我觉得他笔下的攻都是(精致的)利己主义者。哨向那篇都不算,不过我也不懂为啥一红二代跑去搞精准扶贫,还想一辈子。每次他想突出真爱,我有种违和感。还有受对攻是舔跪才是真爱,舔跪居多。受爱的永远比攻多很多。
他在臣服里的副cp里探讨了身份的动态互换性。我印象超级深刻也超级美味。勘称全场MVP。我后来看李银河书里声称有超过50%的男性同同性发生过性关系,便想他们的性向便全是gay吗?一个人的攻受,SM甚至性向的属性到底是由什么决定。我觉得小野兽最了不起的一点,好多东西我当时看都觉得是在瞎几把扯淡但真正知道了一些,便不会这么想了。
我之前一直都觉得BDSM是行为艺术,这点在我的兄弟是一条狗里充分探讨,文中的东西把BDSM相对极端化,受完全是个重度性瘾患者。攻是个非常惨的正常人。虽然作者的文大部分都很青春疼痛文学风格。非常有趣以一种普通人的视角,作者真的已经非常努力去贴近了,可实际上很多都显得有点不伦不类。如果我把这作为亚文化来理解,很多东西就没那么狭隘了。
但一想到唉要啪啦啪啦就感到迷之痛苦。
我不喜欢过于脱离现实的东西,那会让我特别恶心,尤其是某些成人童话。
————
我拖了很久。上面的东西是一气呵成。
但想写点东西就拖拖拖。
——
我对写完的东西都有很严重的羞耻感。我知道我会有很多蜜汁逻辑。指出来时请好声好气一点。